• 正文卷 755、自我不是自私

        钱多多自从去了教委,就没再见过刘副市长,只是照例每周把自己涉及到的各项工作情况汇总报告给那位尚秘书。

        譬如这种农大的项目,从一开始钱多多都只是当成社会实践推广计划中的一个机缘巧合碰上的事情,能够帮徐沐荣那边提速而已。

        因为普通的农旅休闲项目,从规划水果农产品到能够形成全年不间断的产出,理论上得起码两三年,就算动用科学技术嫁接移植抢收成,那也是一年半载的要遵循自然规律。

        现在居然恰好遇见个啥水果都有,还不怎么在意销售的农业大学试验田,还正好也可以带动下社会实践工作。

        他认为这不说明什么,这不过是两边正常工作中的普通环节,最多是有点幸运罢了。

        但架不住其他机关部门要在年底加到报告里啊。

        算算有多少部门愿意把这事儿加到自己的功劳簿里?

        钱主任现在要操心的事情多如牛毛,到机场都得打电话叮嘱郭梦霖,提前和那位周经理沟通好,这些参与观光果林农场的大学生,寒假肯定会大幅度缩水,就像上班族一样,提前体验到社会的残酷了,但在薪资标准上要给予足够的补贴。

        不能因为勤工俭学,就把大学生的报酬压得极低。

        说实话,在小超市里面打工那么久的钱多多,宁愿用打工这个词,都不太喜欢勤工俭学,听着就很廉价。

        郭梦霖不是每个月拿一半的工资给孟桃夭还房款嘛,现在又在酝酿找孟老板借钱买个车,她自己正在学,实在是罗家村跟观光果林是天南地北的两个方向,每周她起码两边分别去一两次,要是有个车那就自由多了,代步就行:“我真是卖了命给你和孟姐了,两边拼了命的工作,知道了,资本家!”

        钱多多挂了电话,因为看见袁媛和央金已经从值机台托运行李出来,再强调声安全,就送两位妹妹出发去沪海:“应该没什么问题,你们安心比赛参加活动,我们放假前后一起过来,到海边营地去度假。”

        换央金啰里啰嗦:“旺旺这段时间可以加点辅食,奶粉还要再补点,穗穗的奶不能停,千万别停,可以一直喝下去的,我们都喝到十岁……”

        钱多多好笑:“走半个月!你只走半个月,大半个月以后我们就过去了。”

        志在四方的草原少女居然咬咬嘴皮有点红眼圈,她从香格里拉走的时候都那么坚强。

        袁媛则笑眯眯,还用手指戳央金的腰,怂恿她动手。

        央金就伸手一下挂在钱多多脖子上,她现在快一米七了,比袁媛高出不少,动作熟练还很用力!

        钱多多觉得她杀羊的时候锁喉扭羊脖子肯定就这样:“好好好,你们那些动不动比喻的词儿是什么来着,长大的孩子终究要出门嘛,多出去看看。”

        央金嗯,快速的在钱多多脸颊上印了下才更快速的松手,不然就放不开了。

        袁媛再笑眯眯的坐收渔利:“公平起见,我也抱一下。”

        她就温柔多了,比以前什么时候都温柔,亲得也嘴唇软软,最后乐呵呵的拉了央金出发。

        挥手告别长大的妹妹,钱多多还专门找了个不锈钢门照照镜子,确认没留下什么口红印,电话就响了。

        不是老婆查岗,而是尚秘书:“这么久你也没有来跟旭东市长汇报下工作?”

        钱多多还是调整下态度:“目前各方面还在推动运转……”

        秘书就批评了:“年底了,工作也应该总结下,来年有什么目标,这才对得起旭东市长对你的期望啊。”

        钱多多恍然,自己可不是从去年春节后到发展委去挂职的,差不多一年,确实该交出点成绩单了:“我……这就去准备,这两天,不,明天就能交给您。”

        尚秘书态度其实很好:“作为现在特色小镇和高校社会实践共同打造出来的新成绩,你不觉得应该给旭东市长在那个农业大学的现场汇报下吗?”

        钱多多这才真的明白:“哦,哦哦,好的好的……”

        第二天一早赶紧到观光果林去搞接待,自然还开车带上了郭梦霖,徐沐荣负责接了叶落落过去,现在都觉得有驾照是个必备的工作生活基本技能,据说女生基本上都在学车,男生则张罗买车,哪怕两三个人合着买也行。

        郭梦霖说起这个,也有点喜不自禁:“其实我爸妈还是想支援我点,但好不容易有了财政自主的感觉,我觉得这也是个压力,我很喜欢这种拥有自己事业和原则的工作!”

        钱多多鼓励:“你不是从属于哪家公司的,如果真做得有心得,感觉有了市场竞争力,我建议你可以把这个团队公司独立出来,承包外接这些各家公司的运营工作,我很推崇这种承包商式的工作模式,不要让某家企业特别臃肿的什么都有,大家各自做自己最专业的部分就好。”

        郭梦霖眼睛亮亮,好看的把手指波浪般弹跳一番,似乎在抒发自己欢快的心情:“我跑这么远来读书,我妈妈临走告诉我,越是女孩,越应该知道自己的底线是什么,越应该想明白自己的未来要怎么活,诱惑太多了,终有一天我也会被吸引……但无论是男友、丈夫还是孩子,都没有一个人值得我去牺牲我的事业跟原则,首先是我自己,然后才是妻子和母亲,当时我还不太明白这番话的意义,现在我很懂了,谢谢你这两年的指引,今年我就毕业了,我这大学四年,很庆幸能遇见你和这帮伙伴。”

        钱多多没说曾经有个女孩儿,她的母亲也这样告诫过孩子要足够独立,但更加杜绝把任何人当成生存的意义,也许就是这些不同的家教,才会带来不同态度的成长,心里闪过这个念头笑:“桃子就早就说过你有拼搏向上的劲头,所以同样的机会放在不同人的面前,不是谁都能抓住的,是你足够努力。”

        郭梦霖听到孟桃夭,也笑着靠在座椅上不再说什么,只观察钱多多开车的动作。

        钱多多也不给女孩儿讲解开车时候的注意事项,那应该是另一个呵护她的男生来做。

        黑仔爬上山坡的时候还是很轻松,但钱多多尽量不要开出攻山的气势来。

        因为这座农大一块儿的联合大学是抗战时候,专门奔着这片山区建立起来躲避日军轰炸的,所以试验田都在山上,还好选择时候的距离不算远。

        今天有点诧异上山时候已经看见山脚路口在大兴土木,琢磨也不会是为了市长来视察就特别搞什么吧。

        郭梦霖知道点:“好像是这边区领导来视察以后,指示要把这片山区提前开发成农林公园,这里要搞个公园门的牌坊、停车区,步道可以走着到观光果林农场,这样就能盘活这一片区域了。”

        钱多多欣然,体制是维持整个社会架构的必须存在,越庞大就越容易僵化效率低下,但如果局部能有效带动,也会就带来这样的连锁反应。

        这恐怕才是他现在觉得最期望看到的改变吧。

        刚刚转过山路,就看见一长排机关单位的车辆停在路边停车场,略显混乱。

        郭梦霖摇头:“整个路边都画上了停车位,再加上两个停车区,超过一百个车位,在周末都不够用,旅游观光产业确实是潜力无限,我更没想到农业也可以变成这样。”

        谁叫我们全国这么多人呢。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




    福彩18选7客户端下载_天津快乐十分客户端下载-双色球怎么玩 首例咸猪手入刑案| 红海行动| 孔子| 日本取消阅舰式| 美国加州爆发山火| 国足抵达菲律宾| 塔洛| 孔子| 国足抵达菲律宾| 今日新鲜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