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文卷 437 优点不多

        看着大会议室里,表情各异的众人,张凡轻轻的,把准备了许久的演讲稿慢慢的捏成了一团!不用了,人家就没把他当个菜。

        原本张凡还想让自己的汇报从浅到深、从窄到广、从特异到非特异,而且还准备了许多准备让对方提问的各种答案和讲解。

        对于专家组,张凡也挑了几个自己有疑问的问题,当初张凡还寻思着,既要有理念又有思考,应该会不错。

        现在用不上了。今天要是张凡实力不济,挂在这个地方。绝对的就是一个反面教材,要多尴尬有多尴尬,要多难堪有多难堪,既然你们不把我当盘菜,哪我就弄个满汉全席,吃撑你们。

        也没什么开场白,更不用客气了。

        “战伤研究,世界排名前十的科研单位和医院,没有一个是亚洲国家。大家都是在一个圈子里面沾沾自喜自我繁殖,一些科研机构连最简单的基本原理都没搞通透,也谈不上什么研究。”

        这话一说,下面的学员们激动了。“内幕,内幕!快打开录音!”

        已经上班许久的医生们一脸的鄙视,“行不行的,也不是你说了算的。”

        专家组,“生气了,呵呵,小家伙脾气不小啊。”

        “哈哈!看看他能说点什么。要是光是靠这种赖皮子话,生气就生气,能奈我何!”

        张凡停顿了一下,接着说道:“战伤,决定伤情的因素是什么?是速度、投射物的稳定性、投射物的重量、种类、还有人体组织特性。

        M193,撞击速度大于140M/S的时候,会产生瞬时空腔。”说着话,张凡在几幅图中开始画子弹进入人体各个地方的差别。

        “头颅中可分为两大类,第一类穿透性,这一类又可以按照受伤情况,大体可分为四种,盲管伤、贯通伤、切线伤、反跳伤。

        盲道伤,首先要对伤员做一个简明扼要的神经系统和全身的查体,包括意识转台、生命体征、双侧瞳孔、肢体活动,在处理局部伤口的时候,同事必须进行一系列的紧急处理。

        对于严重脑水肿者,可静脉内快速滴注20的甘露醇,对于已经产生脑疝的患者,应从静脉静推甘露醇,同时应用呋塞米40~80mg,必须迅速降低颅内压,使脑疝复位。

        对于这种损伤的空腔效应,在颅脑和硬脑膜的时候……”

        张凡虽然平时很少生气,几乎不和别人发生冲突,这只能说明张凡素质高,不代表他不生气,不代表他没有脾气。

        对方是专家组,要是说起来也没错,也就是有点不尊重人,等于让张凡吃了一个闷亏。张凡也不跳着骂,也不委屈的去求情。

        没用!水里来的水里去,火中来的火中去。你给我来个闷亏,我不表示一下,你还以为我是傻子。

        什么要大度、什么化干戈为玉帛,都是扯的,你不展示一下肌肉,凭什么让人家大度,凭什么让人家化干戈为玉帛呢!

        张凡原本把创伤弹道学精炼了许多,几乎都是自己思考和总结的精华,还有就是一些非常有疑问的地方,现在用不到了。

        张凡蔫坏开始,从人体组织开始,从子弹能量开始。非常仔细非常详细的开始讲解,各种数据,各种能量公式,遇上一些能体现医生经验的地方,张凡更是不放过,大讲特讲。

        一个小时后,“当战斗发生在高原地域的时候,子弹通过人体的时候,能量是大步提高的,造成的损伤直接就是翻倍的,例如:创伤的深度及其广度是成倍的,伤口容积是平原地区的1。7倍,坏死组织清除量是平原地区的1。8倍。

        高原地区M193进入颅脑的时候,……”

        又是一个小时过去了,张凡根本不停,对会场中举手示意有问题的人,也置之不理。“我是来汇报的,不是来回答问题的!”蔫坏的张凡就是这么想的。

        “高原地区M193进入胸部的时候,……”

        “进入下肢的时候,……”

        “当战斗发生在水中的时候,M193的子弹,……”

        三个小时过去了,会场的学员都迷了,“一个枪械怎么能讲如此之多,还都不是废话,听着都很有道理!”

        “这家伙怎么知道的这么多?专门研究M193的专家?”有点工作经验的医生暗自寻思。

        “肚子里有点货,按照他对M193的理解,在这损伤中,他能算是一方诸侯了。”专家组的专家悄悄的聊天。

        “还算可以。”

        邵华不紧张了,她是听不懂的,但是在这种场合就算胡说,能说3个小时也是本事,她现在有点瞌睡了,昨晚担心了一晚上,没怎么睡好,现在安心了,邵华开始发迷,眼皮已经开始打架了。

        贾苏越都崩溃了,听又听不懂,初期的好奇度过以后,剩下就是无边的烦躁,“这家伙怎么这么多的废话啊。一个破子弹翻来覆去的,从脑袋说到脚,然后换个地方又开始从脑袋开始说,复读机吗!”

        王亚男听的倒是挺高兴,平时在手术当中,那有时间这么仔细的讲解啊,其他的不说,就是对于人体的解剖,王亚男听着都有很多的收获。结合着一年多的工作经验,以前好多迷茫不解的地方,好像豁然开朗了。

        三个小时过去了,张凡讲完了M193。专家组的一个专家原本想站起来总结一下,“这小子讲的不错,我给总结一下,算是个人才。”他是这么想的。

        结果,张凡停都不停。继续,今天的事情不给你们点映像,你们还以为我张凡是傻子。

        “龙齿雷、定向地雷同属小型爆炸型武器,这种小型爆炸武器与高速自动火器的差别很大。它们都属于范围性攻击,如龙齿雷由飞机洒下,可以一次性投射上万枚。这种武器内含有6ml的CH2NO2液体。

        它的主要杀伤因素是高速小弹片和冲击波,而且还有一定的高热作用,爆炸产生的弹片就是高速小弹片的一种。这种武器密集布撒的时候,往往会造成同一机体的多处损伤。

        当此种武器进入颅脑的时候,……

        进入胸腔的时候,……

        当进入腹部的时候,……”

        两个小时又过去了,张凡嘴里都快冒火了,但是他没停止,男人不仅要对别人狠,还要对自己狠。为了不上卫生间,张凡愣是没看一眼放在讲台上的矿泉水。

        坐在最后一排的邵华已经趴在桌子上睡着了,伴随着张凡的声音,她安心的睡着了,微微的还略有小酣声。

        王亚男已经记不住了,大脑都发热了,没办法只能打开手机一边录一边听了。贾苏越直接就傻眼了。

        “真能扯啊,一扯,扯了一早上,还不带停顿的,大才啊,这以后和邵华吵架,就按这种能扯的程度,邵华也不是对手啊!”

        学员们已经迷了,听不懂了,前面的时候还能结合着张凡所画的人体分解图,大家听得津津有味。

        随着张凡越讲越多,越画越多,而且他也不擦,直接就是图上摞图,分解图早就成了八个黑坨坨了。

        他们做不到张凡的哪种眼中无图,可心中有图的境界,看着张凡一边说,一边继续在黑坨坨上画着,“这里是血管,这里是神经,这里是硬脑膜。”

        “神啊!这就是煎熬!”精神奕奕的学员们已经让张凡给搞迷瞪了,女学员男学员,看着黑板上几个黑坨坨,“这是大脑?这是大脑的那个地方?”

        工作好几年的医生勉强还能听一听,但是不搞神外的医生就听不懂张凡讲解的头颅损伤,不搞胸外的就听不懂张凡讲解的胸外。

        “这?”一个专家看着另外一个专家,说张凡讲的不好,那是昧着良心,说张凡讲的好,可黑板上八个黑坨坨,连笔记都没办法做,能算好吗!

        去过茶素的专家脸都快青了,他是专家组的副组长,负责很多东西,特别是学术上的东西也归他负责。

        张凡今天讲的很好,这里面有许多是可以拿出来讨论的东西,如果张凡把这些东西,拿出来和大家一起讨论,提问回答,就算解决不了问题。

        但是也可以算是抛砖引玉,让大家更加清晰的去理解其中的问题。可,这个家伙就是故意的,直接把一场精彩的汇报给毁掉了。“没有一点学者的风度。”他咬牙切齿的给身边的专家说道。

        这个时候,专家们也看出来了,张凡就是故意的。“年轻气盛啊!不过,水平还是不错的。”

        “祖系弟子中,他是最跋扈的一个,估计就是这个性格,被卢老给踢到了边疆!”

        “谁说不是呢,太霸道了!”这就是实力,这就是肌肉,没肌肉没实力,今天张凡就是猴子,有实力有肌肉,对方就能大度。大家虽然知道张凡是故意的。

        可是,现在专家们都不好站出来制止,张凡是言之有物的,水平是很高的,他不是在胡说,他讲的非常有东西,但是,听懂听不懂,哪就不是他的事情了。

        哈哈,张凡心里如同三伏天或者宿醉后,喝了冰镇健力宝一样的爽,虽然嘴干的要死,嗓子都快着火了,但是心里非常爽,太TM爽了,“妹子的,还是茶素市医院好!”这是张凡心中真正的想法。

        继续,张凡拼了,坚韧不拔是他身上不多的优点之一,而且还是最大的优点。讲完了小型爆炸物的下肢损伤。

        张凡连停顿都没有,直接回到头。从头颅继续开始讲:“燃料空气炸药炸弹,也就是所谓的油气炸弹,是七十年代才开始使用的新式武器,它是以液体燃料喂装填料,使用的时候,将燃料喷射在目标上空。

        形成无数直径约是几分之一毫米的悬浮微粒,当与空气中的氧气混合到一定浓度后,就形成爆炸云雾,起爆后产生强大的冲击波,能量约为4900~6900kPa。

        可以大面积杀伤人员和破坏工事目标,目前被认为是一种,典型的:面杀伤武器,……

        这是此武器产生的超压损伤的组织曲线图,期中在这个能量节点的时候,对于人体的组织结构所产生的能量破坏,能产生典型的内部撕裂伤……”

        那还能看到曲线图啊,八个坨坨都连成一片了。两个白色书写板几乎让张凡涂成黑板了,这个时候不仅是专家组,就连工作几年的医生都知道,这家伙是故意的。

        “有脾气,有个性,我喜欢!嘿嘿!”两个医生带着坏笑悄悄的说话。

        “你看前面三点钟方向的大佬,脸都被气的变型了。哈哈,昨天还把我收拾的和孙子一样。哈哈!”

        八个小时过去了,“早知道不上卫生间了,早上就吃了一点,现在胃都胶合在一起了。这家伙从哪来的,这么牛逼,他不饿吗?尿不憋吗?”学员和学员在聊天!

        邵华睡醒了,她迷糊的看着王亚男和贾苏越,两个姑娘也扛不住了,也趴在桌子上睡着了。“天啊,小石头还在讲,这都几点了!”

        “对于微波武器,燃烧武器、各种贫油武器,大家有兴趣的可以和我联系。今天就讲到这里吧。”不是张凡讲不动了,是尿憋了。

        他也没说什么请指教的话,放下水笔,就快速的出了会议室。

        “卫生间在哪?”门口总务处的干事已经蔫了,TM的太能扯了,扯了一天,神人啊!

        “啊,卫生间,哦,卫生间在走廊尽头。”他被熬得都快神志不清了。

        “我得问问他的老师,我得问问卢老,对同行就是这个态度吗?”年纪最大的专家真的生气了,指着两块黑坨坨的书写板,老爷子气的已经发抖了。

        “这是我的错,我没和他说清楚,估计他有点生气。”去过茶素的专家对着年纪大的教授说了一句。

        “就算没说清楚,也不能这样啊!你看看,从头到尾你听到了什么?你理解了什么?”老爷子虽然不担任什么职务了,但是学术地位还是在的。

        “是我考虑不周!”去过茶素的专家也是恨得咬牙,他没想到,这家伙脾气这么大。

        “你听懂了吗?”一个高年资医生问另外一个高年资医生。

        “前面还可以,到后面纯粹没办法听了,他讲的太快,不结合分解图,根本听不懂!”

        “我也是!虽然我没听懂,但是我知道,他很牛逼!”

        “是,很牛逼。走,牛人不是咱们能指点的,赶紧吃饭去,他再讲一会,估计会场能出现几个低血糖饿晕的!”

        张凡欢快的放了水,洗手出门,会场的人陆陆续续的出门离开,学员们好奇的看着这个牛人。原本还有几个女学员想上来找张凡签名。可看着几个教授铁青的脸色,愣是没敢上前。

        “你……”去过茶素的专家都没办法说话了,看着张凡,他的嘴张了半天,最终还是说了一句:“替我问候卢老!”说完,擦着张凡走了。

        “张凡,张凡。怎么样,怎么样?”邵华从后门着急的等着众人走开后,她赶紧的跑来过来。

        “不错!赶紧,给口水!”张凡嗓子都哑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




    福彩18选7客户端下载_天津快乐十分客户端下载-双色球怎么玩 塔洛| 袁惟仁瘦成皮包骨| 美国加州爆发山火| hold| 雪莉住宅调查结束| 黑金| IU为雪莉写的歌| 吴磊| 韩国女团| 塔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