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行厄之年,生而为男,必有所承担 第一千九百五十九章 行动了

        余惊鹊催促李庆喜,让李庆喜催三个杀手,快一点行动。

        这一切都没有问题,余惊鹊将自己能做的事情,已经是做完了,他现在要等的就是,张志成这里怎么给这些人机会,让这些人行动,却又不能行动成功。

        这就要看张志成的本事了。

        就算是张志成没有这个本事,那么张茂明也是有的。

        余惊鹊倒不是很担心。

        接下来,余惊鹊回归到了自己的工作之中,一方面是余惊鹊是特务科的科长,必须要参加工作。

        另一方面则是做给羽生次郎看到,好像就是我现在在努力工作,那么张志成如果出事,肯定和我是没有关系的。

        就是给大家一种感觉,我努力工作,没有时间对付张志成。

        只是羽生次郎已经知道,余惊鹊想要对付张志成,所以对于余惊鹊现在的表现,心里觉得好笑。

        不知道余惊鹊想要做什么,自然是不会觉得好笑,羽生次郎认为自己心中已经是明明白白,那么现在你说好笑吗?

        就好像一个人,已经被人看穿了,但是却还在你面前,用一些拙劣的把戏,在这里欲盖弥彰,岂不是看着让人发笑。

        羽生次郎笑不笑的,余惊鹊也不在乎。

        余惊鹊怕羽生次郎笑吗?

        羽生次郎笑掉大牙才好呢。

        是谁在掌控全局,现在还不好说呢。

        虽然羽生次郎的静观其变,让余惊鹊的计划发生了比较大的变动,给余惊鹊带来了额外的麻烦。

        只是余惊鹊也能解决,他倒要看看,羽生次郎的算盘这一次能不能打得响。

        每天就是如往常一样的工作,没有任何的异常,好像自己根本就没有安排过人,去暗杀张志成一样。

        羽生次郎觉得余惊鹊表现的不错,不知情的人,怕是都被哄骗了。

        甚至是很多警员,都认为余惊鹊是将愤怒,变成了工作的动力。

        只是这种平静的情况,突然被打破了。

        为什么?

        因为有人对张志成动手了。

        有人想要杀张志成,和张茂明派去保护张志成的人发生了战斗,然后保护张志成的人,死了两个。

        但是张志成呢?

        余惊鹊看着眼前的李庆喜。

        这个消息,李庆喜刚收到,就来找余惊鹊了。

        “科长,他们动手了。”李庆喜有点激动的说道。

        上一次的催促,现在看来还是有用的,一个大棒加一个甜枣,那三个人还是行动了。

        而且速度确实不慢。

        看到李庆喜激动的样子,余惊鹊说道:“行动了不是重点,重点是成功了吗?”

        你行动能代表什么?

        余惊鹊想要的是,张志成死。

        当然了,其实是不想的,他也担心张志成会不会有危险。

        虽然这一次的事情,是大家配合完成的,可是谁知道会不会出乱子呢?

        所以余惊鹊现在需要知道,这件事情到底是一个什么结果。

        “还不知道。”李庆喜摇头说道。

        发生了战斗,大家都知道了。

        但是战斗的结果如何,知道的人不多。

        至于张志成到底死有没有死,知道的人就更加不多了。

        “快去打听,我要立马知道消息。”余惊鹊表现出来自己的迫不及待。

        这件事情,余惊鹊当然会迫不及待了。

        李庆喜没有立马去打听,而是说道:“会不会有人现在已经怀疑我们特务科了?”

        李庆喜只是说的好听,什么叫怀疑特务科,仅仅只是怀疑余惊鹊罢了。

        “我就在特务科里面好端端的坐着,难不成是我动手杀人吗?”

        “想要说是我,就找到证据。”余惊鹊没好气的说道。

        人家猜测是你,你难道还能将人家的嘴堵住吗?

        可是余惊鹊是买凶杀人,又不是自己动手,你起码要找到余惊鹊买凶杀人的证据才行。

        至于今天行动的三个人,有没有被抓到?

        肯定不会被抓到。

        余惊鹊和余默笙商议过这件事情,那就是哪怕是将三个人都打死,或者是打不死,让他们都跑掉,也不要抓活口。

        那么余默笙告诉张茂明和张志成之后,自然是没有问题的,所以要么三个都死了,要么三个人都跑了。

        要么就是死的死,跑的跑。

        至于被抓住,指认余惊鹊,那是不可能的。

        再者说了,余惊鹊一直都没有出面,你就算是抓到了三个行动的人,难道就能说是余惊鹊的问题吗?

        就算是他们说是余惊鹊的问题,余惊鹊就不能说是诬陷吗?

        所以这三个人不是重点,重点是张志成死没有死。

        余惊鹊可不希望张志成这一次出意外,不然张茂明这里,你可没有办法交代。

        张茂明的身份如此重要,如果出了问题,那么后果可想而知,由不得余惊鹊不担心。

        晚上下班之后,余惊鹊一直都没有离开特务科,他还在等李庆喜打听消息。

        警员对于余惊鹊今天不离开特务科,也表示理解,毕竟张志成出事的消息,大家都知道了。

        一直等到快九点多,李庆喜才从外面跑回来。

        余惊鹊直接问道:“张志成呢?”

        “没死。”李庆喜脸色非常不好的说道。

        今天打听到这个消息,李庆喜就难以接受,事后想想好像也可以接受。

        毕竟李庆喜又不是非要张志成死。

        而且三个人已经行动过了,李庆喜将消息告诉羽生次郎的担心,也就不复存在了。

        所以李庆喜脸色难看是难看了一点,但是其实心里,反而是松了口气。

        “没死?”余惊鹊听到这消息,和李庆喜的感受完全不同。

        手边的茶杯,直接被余惊鹊摔在了地上,茶杯的碎片,已经飞溅到了李庆喜的裤子上。

        但是李庆喜站在原地,一动不敢动。

        他知道余惊鹊现在在气头上。

        “到底怎么回事?”余惊鹊愤怒的问道。

        余惊鹊的愤怒,李庆喜能理解,毕竟行动失败了,余惊鹊是很想要杀掉张志成的。

        其次就是,这一次行动失败,那就是给张茂明和张志成父子敲响了警钟,你觉得你还能下一次行动的机会吗?

        你没有机会了,你再也没有机会行动了。

        而且你还暴露了,还给自己带来了麻烦。

        既没有杀人,也不能再杀人,还暴露了自己,而且暴露的毫无价值,这就是余惊鹊生气的地方。

        李庆喜跟着叹了口气,好像自己也很失望一样的,但是具体心里失望不失望,就只有李庆喜一个人明白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




    福彩18选7客户端下载_天津快乐十分客户端下载-双色球怎么玩 肖华再发声明| 陈乔恩谈女性四十| 僵尸之地| 饮食男女| 硼酸| 伊能静回怼网友| 比特币| 孙小果案再审开庭| 郑秀晶| 搏击俱乐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