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文 1662章 避虚就实,水路佯攻

        直到卫河河面上出现一片模糊的黑影,驻守于大名府东面城门的军兵隐隐约约觑见是有舰队疾驶而来,纷纷也立刻惊呼示警,奔走相告。

        直到当先有几支巨大得仿佛一座座河面上浮动的堡垒,率领着规模壮大的舰队趁着卫河流经大名府左近的水势距离城门愈发临近,一艘大舰之上,却是阮小七抱着膀子冷眼乜向远处城楼上密密匝匝似是群蚂蚁涌动的城内守军,他忽的一咧嘴,大声笑骂道:“直娘贼!虽说只是佯攻,等着这场大阵仗,苦候了三两日,觉得都睡得不安稳!好歹也须打出火气来牵扯来城中那些撮鸟,张荣,教弟兄们上投石炮,先轰他娘的!”

        比起跃跃欲试的阮小七,张荣做为捣海军的偏将带兵也久了,比起先前活脱脱也是个水中小阎罗的做派却显得沉稳了许多。而前些时日北渡黄河的战事当中当初儿时也是自己的相识贾虎战死,张荣一想起来也仍恨得咬牙切齿,当即也传令下去。未过多时,先是捣海军的几艘大船上的投石炮具率先抛射出一块块飞石,轮番也发出凄厉风声卷起,恁般声势也端的骇人。

        似乎当先便要展开暴风骤雨般的猛烈攻击,抛石机掷出一颗颗遮莫几十上百斤重的石弹砸向大名府东门城头,巨石砸落下去,登时也都发出沉重的轰鸣声,旋即一团团浓厚的烟灰卷起,当然也有些倒霉的女真与汉家军卒眼睁睁看着巨石骤然落下,剧烈旋转着砸将下来时却闪避不迭,轰的砸在城楼上时,当即也有七八人被随着势道向前翻滚的巨石带倒辗过,而化成一滩滩血肉......

        然而临经大名府东门卫河的几支水师上装载的投石炮具虽然堪堪能够达到轰击城门的射程,在此间临河修葺,尚也无法将这个兵家要地城墙轰击得千疮百孔。真若要尝试攻进城池,也无法只依托水军上投石机的攻势,直当城门楼上又会集了众多军士,也有将官自城头向外望时,很快的也能看见又众多马步军沿卫河上下游直朝着城门口处聚合,但见看来人马过万的军马,枪戟如林、刀丛似海,连同卫河上聚集的水师船舶的阵仗更是密密匝匝,无边无尽,看来也当着真有些投鞭断流的萧杀气势。

        既然有义师马步军往城门口处逼近,估算距离,很也快正要进入了守城兵马弓弩射程范围之内,城门楼上女真汉人混杂的守城军旅当中,各部将官也都焦急的喝令所部弓手列成阵势,直往城下集结的攻城敌军那边成排成列的觑将过去,至于甚金汁落石等守城防事器械也早已备置得当,专等敌军前来强攻城门,并试图攀越过高大的城墙。而大名府东门城下,卫水河畔集结的义军军马当中,也随着诸部正偏将佐的号令声起,前排劲弩手绰起神臂弓,一排排强弩吱呀呀的一片机括扣动声响,在做势也要往城头处的守军倾射出狂风瀑雨一般的弩矢打击的同时,诸如蹑头飞梯、轒讟巢车等攻城器械也在诸队军士的推动下向城门处逼近,恁般声势,当真直似要向大名府东面城门发动猛烈的攻击......

        然而东面城门的战事放自打响,未过许久,位于集大名府南面顺预门省风、展义三门临近漳河通往门下有一暗沟的水域,也有一拨船队直朝着暗沟水门处驶去,这一波水班军健包括不少从三阮水军中抽调出来的好手,加上亲自率领的李宝招拢的些军健船夫也多是京东路梁山泊等地界大湖大洼周围出身的渔人,也皆是深通水性之人。

        而每条船上快速游走,直驱而前,有些船舶上也都装负了震天雷等足以引发爆炸的火器,很多孔武有力的水班的弟兄,也都持着大斧砍刀的重兵器,做势用于砍断拦截水门暗沟处的栅栏皮索。而李宝也十分清楚萧唐哥哥做吩咐部署,虽说也是做势佯攻,可是也必须投入足够的力量对于城内敌军构成威胁......

        是以李宝的目标,仍旧是已愈发临近的通往城内的暗沟水门。只是他所率领的这拨船队已距离目标所向不过七八十步远的距离时,城门楼上只听得上面一声梆子响,旋即四面又传来震天价响的喊声,也只在这片水门处激烈回荡着。

        果然!城中的鞑子厮鸟,已知此处暗沟要害处,当然也早安排下重兵把守!李宝心中刚念道时,居高临下的水门城楼上方三面众军一齐骤然起身,直待李宝方自高声喝令周围义军水班军健好生遮蔽的同时,城上踏弩、硬弓、苦竹箭已如暴风骤雨一般,一齐都射打下来!

        强攻硬弩激烈的破风声霎时间响彻长空,虽然李宝早有准备,一时间周围船舶上猝不及防的水班军健也有些人动作稍慢,当即被凌空射箭下来的箭弩射穿,毙命者伏在船上,或是翻落水中,也激起水面上一阵阵血花翻腾。而更多的将士早竖起身旁的藤牌,抵挡依旧激烈射至的如蝗箭雨,众多船舶之上于船头、舷侧支起张挂的坚韧且有弹性熟牛皮也起到了驽矢难以射穿的防护作用,且先前也早用水打得浸湿,也是为了防备水门上的守军居高临下的以引火之物对于战船造成更为惨重的打击。

        嗤嗤嗖嗖的箭簇弩矢破风声就在李宝的身侧划空而过,许多直直射入水中,激溅的水花荡漾,也有些箭簇射在支架起的熟牛皮上跃荡坠落,只少有几支势道强劲的射穿了坚韧的牛皮,也只是堪堪穿过了箭簇锋尖,也早已对遮蔽在下方的水班勇健造成杀伤。

        然而虽先前已也早做过守城兵马会在此设重兵把守的准备,李宝但听得劈头洒落下来的箭簇重重的击打在手中刚擎起的藤牌上,所发出夺夺夺夺的闷响声煞是激促。激烈震荡也教李宝顿感虎口发麻,不但手臂震颤得愈发麻木,耳畔尽是激促的箭雨呼啸声,与箭簇接连击打在藤牌上的尽响声,也直教李宝的脑袋嗡嗡作响。

        既然也是做为佯攻诱敌,吸引城内守军的一路偏师,经过先前部署,也尽可能的将己方攻取水门的水班勇健将会出现的伤亡尽可能降至最低,然而盯着劈头盖脸砸将挥洒的箭簇,陷入恁般被动挨打的局面,又觑见周围也仍有些水班儿郎仓促中箭,当即翻身坠落下船去,又激起一团团血水沉下了水面去,李宝也不由得感到性发火起,直把满口钢牙铁齿咬得咯咯作响!

        直娘贼!也仍要顶住那干撮鸟射来的箭簇,继续做势要攻取水门,狗鞑子、奸厮鸟!眼下也只是任由你这厮们猖狂得一时,来得守军越多越好,直待奇取大名府的主力兵马踅将进城去,届时就要把这账连本带利算个清楚!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




    福彩18选7客户端下载_天津快乐十分客户端下载-双色球怎么玩 西甲| 布偶猫| 4399| 虎牙| 熊出没| 董卿| 大众| 中国好声音2019| 废柴老爸| 虎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