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文卷 第一百二十七章 真不是故意的

        李从善叹了口气,心想看来黄知轩被宋帝呵斥过之后,这次是真的有意让他们唐国赢啊!

        这样想着,李从善又感激的看了一眼高座龙塌之上,正呆呆看着黄知轩的赵匡胤,说道:“这个题确实简单,我们的答案当然是十两重的金子先落地,一两重的金子后落地。这第二局再次平手,只是我等实在是太守惭愧,我们开始第三局吧!”

        黄知轩看着李从善,随口问道:“郑王殿下确定不再改答案了。”

        李从善斩钉截铁的说道:“确定,这只是最常识的问题,三岁小孩都知道重的东西先落地。”

        南唐诸人神色表情和李从善大同小异,也是一脸惭愧的纷纷点头,宋国官员和勋贵们同样一脸肯定,赵普不满的看着黄知轩,赵匡胤脸上带着笑容,但看向黄知轩的目光中有了恼火之色。

        这个时候,熊孩子赵德芳好奇的从怀中掏出了两锭金子,一大一小,然后爬到旁边木几上,高高站起来,平平伸手双手,他双手上各捏着一个金锭。

        所有人都注意到了赵德芳的举动,但没有人当一回事,赵匡胤正准备呵斥,赵德昭也大步走过来,准备将淘气的弟弟带下去。

        便在这时,赵德芳的两手同时一松,一大一小两锭金子同时脱手,落向地面。

        “砰”的一声大响。

        没错,是一声大响,所以李从善脸色变了,其他南唐人的脸色也变了,宋国的官员和勋贵则是瞠目结舌,赵匡胤同样目瞪口呆。

        一声响自然是代表着两锭金子同时落地,所以李从善在一怔之后,脸色变得惨白一片,他甚至怀疑自己在做梦,以致于他失态的上前捡起那两锭金子,并且也爬上了那张木几,站在上面学着赵德芳的样子,双手各拿着一个金锭,且平举着松手。

        “砰”的一声大响,和刚才一模一样的一幕再次发生,两个金锭依然同时落地。

        “这不可能,这一定是在做梦。”

        “重的东西肯定是先落地的,这一定是在做梦。”

        李从善站在桌子上跟疯子似的喃喃自语。

        “不对,这高度不够,所以才体现不出轻重不同的差别,陛下,外臣请求找个高的地方重新试过。”

        刚才那一幕,同样颠覆了赵匡胤的常识,他也充满了极度的疑惑,而且李从善此时的状态,若是不满足他的要求,肯定难以让其输得心服,所以赵匡胤道:“也好,宫中有一座七层佛塔,大家一起前往,重新看过。”

        除了黄知轩,所有人都长松了一口气,潜意识中人们都不愿意相信自己一直认定的事情是错的。

        赵匡胤率先移驾,赵普将南唐使团让于前面,宋国勋贵和官员走在最后面,黄知轩却不再其中,他被赵匡胤叫了过去随行,让很多人看了羡慕不已的同时,对其在天子心中地位又有了新的认识。

        “黄知轩,今日你表现得很好,但是不可太过,否则便会适得其反。”赵匡胤看着黄知轩那张明显还很稚嫩的脸,心想这小子才十五岁,竟然给人生出一种深不可测、学究天人的感觉,这小子这颗脑袋里面到底还有多少本事。

        “陛下放心,微臣明白。”黄知轩感受到了赵匡胤的审视目光,心想今天的这些事情是不是对皇帝陛下的冲击太大了一些。

        宫中的佛塔只有七层,但却高约十一丈,而且修建在一片小湖中心,一座石桥连接着外面。

        为了能够看清楚,所有人并没有进入佛塔,而是站在佛塔下面。

        李从善此时已经恢复冷静,不至于再失态,并没有坚持亲自上佛塔试验,而是派了一名属官准备跟着两名宫中侍卫上佛塔。

        而且这一次用的东西也不再是金锭,换成了一个足足三十斤重的铜块和一个一斤重的铁块。这当然是应李从善的要求。

        看着脚下赵匡胤让人找来的铜块和铁块竟然方方正正且光滑无比,这在后世自然没有什么,可在这个时代方方正正的铜块和铁块可是稀罕品,黄知轩便忍不住伸手向铜块和铁块摸去。

        霎时,全场一片死寂,所有人都看向黄知轩的手。

        李从善更是脸色微变,失声叫道:“黄县子住手。”

        李从善就站在旁边不远处,声音这般大,吓的黄知轩一个哆嗦,一脸疑惑的转头看去。

        李从善咬牙道:“听说黄县子师从陆地神仙陈抟,难道是想对这铁块和铜块施法术不成。”

        黄知轩顿时目瞪口呆,心中生出啼笑皆非的感觉,特别是他见旁边其他南唐人,乃至所有宋人,甚至赵匡胤都是若有所思和怀疑的目光看着他时,忍不住暗忖道:“时代的限制,即使如赵匡胤和赵普、赵光义这等心智不凡之辈,也难以脱离一些愚昧想法。”

        所有人都怀疑,黄知轩只好讪讪的将手收了回来,而且不知道说什么好。

        好在小皇子赵德芳突然不满的说道:“我的两个金锭,黄县子可从来没有施展过法术。”

        不管什么时候九岁小孩子说的话总是不会被大人当一回事,即使是皇子也没有多大区别。所以,除了黄知轩感激的看了一眼赵德芳,其他人没有理会他,赵德芳也不管其他人,给黄知轩做了一个鬼脸。

        赵匡胤一声令下,两名侍卫便将铜块和铁块拿上了佛塔,一名唐国官员跟了上去。

        佛塔顶层,也就是第七层东面窗户,直直下去,便是碧波湖水,将落点选择在此处,刚好通过溅起的水花看得清楚。

        为了确保铜块和铁块是同时松手落下,那名南唐官员费尽心思,他在佛塔里面找了一块木板从窗户上延伸出来,将铜块和铁块并列且紧靠着也放在了上面,等一下只要木板往旁边猛的倾斜,铜块和铁块便会同时落下。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这个木板上,但所有人的眼角余光却都注意着黄知轩的神色表情和一举一动,而黄知轩此时却正在跑神。

        看着眼前的一幕,黄知轩想起了那个经典的“比萨斜塔试验”,欧洲比萨大学青年数学讲师,年方25岁的伽利略,同他的辩论对手及许多人一道来到比萨斜塔。伽利略登上塔顶,将一个重100磅和一个重一磅的铁球同时抛下。在众目睽睽之下,两个铁球出人意料地差不多是平行地一齐落到地上。面对这个无情的实验,在场观看的人个个目瞪口呆,不知所措。

        这个被科学界誉为“比萨斜塔试验”的美谈佳话,用事实证明,轻重不同的物体,从同一高度坠落,加速度一样,它们将同时着地,从而推翻了亚里士多德一千多年的错误论断。这就是被伽利略所证明的,现在已为人们所认识的自由落体定律。

        “开始吧!”赵匡胤淡淡下令,他也是充满了好奇。

        众目睽睽之下,随着大宋天子一声令下,那两名紧握着木板的侍卫和那名南唐官员颇有些紧张的将木板往左边猛的倾斜,三十斤重的铜块和一斤重的铁块同时失去支撑,往下坠去。

        不得不说,这名南唐官员倒是有几分急智,这种设计的确能够保证铜块和铁块同时开始下落,而且黄知轩也感觉很有必要,这个佛塔高度不到三十米,差不多三秒就会落地,上面松手的时间若是有了零点几秒误差,到落水时就是七八米的差距,所以这种设计即使这名南唐官员不弄出来,黄知轩也会提议的。

        “咚”的一声响,所有人看见水花掀起了老高。

        然后便是一片喧哗,每个人都是一脸难以置信。

        “真的是同时落下的。”

        “没错,我也看见了。”

        李从善和赵匡胤站在一起,脸色再次变得有些惨白,但却不会像之前在垂拱殿那样失态,一脸苦涩的对赵匡胤说道:“陛下,这第二局我们输了。”

        赵匡胤点了点头,看向黄知轩,后者连忙轻咳一声,说道:“郑王殿下,这是下官考虑不周,下官在很小的时候爬在房顶上往下扔石头玩,无意中发现大石头和小石头同时松手时会同时落地,便发现了不管多重的物体在同一高度同时放手,都会用相同时间落地,下官一直以为所有人都是知道这个道理,所以才出此题。实在是抱歉啊!”

        李从善冷哼一声,黄知轩都这样说了,他还能说什么。

        赵匡胤瞪了一眼黄知轩,训斥道:“好了,这只是一个意外,毕竟谁会像你小子一样,小时候闲着无聊,爬自家房顶仍石头玩,还去想这种事情。”

        赵匡胤如此训斥黄知轩,李从善听了顿时心结解开了大半,就是啊!谁会无聊的像这个黄家竖子一样,爬房顶仍石头玩。这一局输了好像的确是个意外啊!

        李从善打起精神,说道:“陛下,现在还有第三局,轮到我们出题。”

        顿了一下,李从善看着黄知轩咬牙道:“这次若是我们再输,本王心服口服。”

        PS:这网站现在是疯了,有几个敏感词就发不上去,直接屏蔽了,12点多时写了一章,直接屏蔽,搞得我研究了三个小时,才解除将重新写的发上来。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




    福彩18选7客户端下载_天津快乐十分客户端下载-双色球怎么玩 逆转裁判| 无间道三| 小时代| 知网| nba| 惊魂绣花鞋| 巴黎烟云| 霸王别姬| 袁惟仁瘦成皮包骨| ho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