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只是来修炼的 第五百一十四章 大家都在学习

        卡卡西班离开火影大楼,三代火影立刻借故离开,走在前往办公室的路上,这位老人忽然眼睛一眯——

        “带一只小队跟着第七班,不管死活,不要露头,一路上发生的所有事情都记录下来!

        “是!”

        戴着面具的暗部没有询问缘由,作为火影直属战术暗杀部队,他不需要了解太多,只需要服从命令便可。

        不过就在这名暗部准备离开的时候,三代火影的声音却又再次传来——

        “小心白眼!

        暗部的动作明显顿了一下,似乎明白了什么,随后便头也不回的消失在了原地。

        “那种眼神,错觉吗?还是说,是你回来了?”三代火影抬着头,视线似乎穿过了天花板,凝视着不知身在何方的那个人。

        不管承不承认,日向秋叶的死多少有他默许的成分,虽然一开始只是想要借此试探那人究竟是否还在,但是想要收手时,却也来不及了。

        毕竟团藏说的很对——要么不做,要么,做绝。

        只是五年时间里都没有一点状况,为何如今,宁次会出现那种连自己都心悸的眼神?

        佐助背负仇恨,加上写轮眼的加成,有这样的眼神并不奇怪,但是宁次……当年只有六岁的他,应该不可能在他的眼皮子底下藏住问题才是。

        那么……

        是他这些年忽然想通了?

        还是有人告诉他的?

        不,比起这个,更蹊跷的是他的实力。

        虽然没有真正的交手,但是宁次之前确实给了他一种危险的感觉,出于对某人的忌惮,这些年宁次一直处于监视状态之下,虽然武学天赋稍高,但也就是日向一族天才的水准,距离日足的水平都还差的远,想要给自己危险的感觉,几乎不可能。

        那么这份突如其来的实力,是哪里来的?

        先不说忽然获取力量的可能性,能够将这份力量交给他的,也只有那个人了吧?

        “希望是我想多了吧!辈岳系娜罅四笞约旱谋橇,脸上挂着老人特有的愁苦。

        当年的忍雄已经不复存在,现在坐在这个位置上的,不过是一个越来越倾向于政客的老头子而已。

        而政客,自然更擅长用政治手段。

        什么叫做政治?

        政治,就是不断妥协。

        ……

        “哦……”远在音忍村和大蛇丸探讨生化理论的冯雪忽然眯了眯眼睛,这个动作顿时映入了大蛇丸眼中。

        不爽的放下孟德尔遗传规律,大蛇丸似是不经意的问道:

        “发生什么事了吗?”

        “没什么,只不过我儿子似乎被派出村子了!狈胙┌诎谑,一副无所谓的样子,“那位老先生似乎仍旧对我念念不忘呢,连小孩子外出都安排了一队人在后面跟着!

        “远距离感知类的术吗?也是你在那边的成果?”大蛇丸立刻感兴趣起来,这里距离木叶虽不说万水千山,但是几百公里还是有的,跨越这么远,却能够直接确认目标的状态,连有没有人跟踪都能映照在心,这种能力实在是令人好奇。

        “没什么,你的那个基于仙灵根开发的咒印其实也能做到,只是你平时没往那边想而已!狈胙┖艿ǖ目破兆,毕竟要借用大蛇丸的手完成黑天书,自然要给他一些好处。

        “不一样的,咒印内的精神印记虽然可以观察到外界的情况,但是却没办法跨越这么远的举例送回来,想要知道情报的话,还需要近距离接触才可以!贝笊咄璺穸朔胙┑乃捣,冯雪却是摆了摆手——

        “你想岔了!谁说要直接传递了?话说你难道不会影分身吗?”

        “影分身?原来如此,看来我想的太多了!贝笊咄枥懔艘幌,便想明白了其中的关窍,不由得摇了摇头,说起来很简单,不过是意识的相互传递而已,影分身能够共享记忆,那么究竟要怎么制造影分身呢?

        一——有使用影分身的意思。

        二——知道影分身怎么用。

        三——有查克拉。

        那么,附着在目标身上的自己的意识,能不能制造查克拉呢?

        正常情况下不能,但是能够从自然界汲取大源力量的灵根却可以。

        有查克拉,有意识,还知道怎么做,当然能够制造影分身。

        所以,想要传递情报的时候,只需要以咒印为基准释放影分身,然后再解除,作为同一个体,自然就能够直接得到信息了。

        这就和将影分身的影分身解开,仍旧可以得到记忆一样。

        (原著中鸣人有先自己影分身,然后十几个影分身再次影分身的例子)

        明白了传讯的原理,大蛇丸立刻将其放在一边,再次拿起了教科书,开始和豌豆较劲。

        看到大蛇丸不再说话,冯雪只是笑笑,精神连接开启,一条条讯息被他发送给了宁次。

        ……

        “暗部吗?”收到信息的宁次脸色微微一暗,不过很快就又恢复了正常,手里拿着小本子写着各种令人头晕目眩的符号,脚下却是能够完美的避开每一个障碍。

        “宁次哥,你这是干嘛呢?新暗号吗?”闲不住的鸣子终于受不了沉闷的气氛,佐助装酷,卡卡西看小黄本,委托人在喝酒,一点没有出村的兴奋感。

        “我在锻炼计算能力!蹦我×艘⊥,有点不耐烦的道,“我父亲留下的箭术——流星一条并不是单靠白眼来校准的射术,其中需要大量的计算和查克拉操控技术,所以必须依靠做题来提高数据敏感度!

        “那么麻烦!”鸣子听到是计算题,立刻后退了两步,装作什么都没听到似的去纠缠佐助了,不过这话本就不是说给鸣子听的,只要那些暗部将这些东西记下来就好。

        其实按理来说,冯雪完全有能力在这个远不到后期神仙乱飞时代的火影世界掀桌子的,可是他可以,不意味着宁次可以。

        冯雪是一个有操守的疯子,既然说了要给宁次选择的权利,就不可能让他接手一个烂摊子。

        宁次当然也明白这个道理,所以他很淡定的按照着冯雪的计划行动着,哪怕那些高数题让他想要发疯,他也仍旧坚持着在学习。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




    福彩18选7客户端下载_天津快乐十分客户端下载-双色球怎么玩 偶像练习生| 萨利机长| 工商银行| 英国短毛猫| 熊出没| 大众| 颜丹晨| 蒙牛收购贝拉米| 董卿| 萨利机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