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卷 今天开始做魔皇 270.蓐收(6更求订阅求月票。

        陈洛阳留意到,这盒子有特殊的封存效果。

        在盒子将那晶盘封存的时候,外表看不出特异之处。

        但当盒盖打开后,则明显能感受到变化。

        白玉般的晶盘微微闪光,然后方圆成百上千里地界,金铁之器几乎同时有了动静。

        连大地之下的磁极,都受到影响。

        盒中宝物,不用多说,自然便是陈洛阳想要的两极元磁天晶。

        此宝在神州浩土绝迹,也就只有红尘界那边更广阔的世界,还能找到。

        不过要找起来也不容易,这血河?驼饷纯炀陀辛顺晒,陈洛阳也略感意外。

        他将盒盖重新盖上。

        那影响广阔的离奇磁力,便宣告消失。

        从这个角度来看,盒子本身也堪称宝物了,血河一脉作为红尘有数的魔道圣地,家底确实丰厚,越是微小的地方,越是显出不同凡响。

        “很好!背侣逖袈獾牡愕阃罚骸叭肥凳橇郊盘炀淮!

        而且,不是零打碎敲的碎片,而是完整的一大块天晶。

        除了质量以外,分量上也着实没的挑剔。

        那血河?途簿部醋懦侣逖簦骸澳阆胍亩,我给你了,我想要的东西呢?”

        陈洛阳随意的抬手,一拳向他打出。

        滔滔血河,拦在那?蜕砬,挡住这一拳。

        拳劲并不猛烈,而血河则静止下来,仿佛暂停流动。

        河水上,浮现一片片文字。

        血河?徒馄淖诛钥痰牧魉厝∠吕,认真查看,渐渐喜上眉梢。

        看这些内容,确实正是流芳散的炼制手法没错。

        如何炮制药材,具体炼制过程,以及如何把握火候等等。

        各种细节,一应俱全,细致到不能再细。

        几乎可以说,一个没有多少炼药功底的人,照着这方子炼制流芳散,结果也不会差太多。

        这血河?途貌∽砸,也曾搜索琢磨各种代替流芳散的方子,在这方面是半个行家里手。

        只凭上半张药方推导下半张,他没那个能耐。

        但现在照着完整药方炼药,都不需要假手别人,他自己就能试着捣鼓。

        有了这药方,接下来流芳散的问题对他来说也就不复存在了。

        原材料并不是特别稀贵,他大可以负担得起。

        这血河?统こず舫鲆豢谄骸跋衷,我们两清了!

        陈洛阳收起那只盛装两极元磁天晶的锦盒:“那就此别过了!

        血河?湍抗饽,盯着陈洛阳。

        陈洛阳则自顾自转身,似乎完全不担心对方偷袭,同时也不担心对方肆虐神州浩土。

        血河?妥⑹映侣逖舻谋秤,突然出声说道:“你是否也通晓幽冥剑术?”

        陈洛阳停步,半转过身来望向对方:“这很重要吗?”

        “对你来说,你修习神武魔拳,或许不特别重要!毖咏?蜕粢醭粒骸暗杂行┤死此,则很重要,比方说我们,又比方说天河那边的人!

        他深深打量陈洛阳一眼:“我终于明白,天河一脉传承为什么会盯上你。

        虽然有传闻,他们在这神州浩土有一脉分支传承,并且跟你势同水火,但天河一脉如此关注你这边,根源正在你的幽冥剑术上!

        陈洛阳不置可否,只是淡然问道:“对你们来说,幽冥剑术又有多重要?”

        那?土衷谘酉碌拿婵,似乎笑了笑:“重要,也不重要。

        说重要是因为本门追求天下剑术之极致,幽冥十二剑正是其中代表。

        说不重要则是因为,如果有超出幽冥十二剑的存在,那这门剑术对我们来说,也就没什么稀罕了!

        陈洛阳也淡淡一笑:“这么说来,这幽冥十二剑目前对你们来说还是蛮重要,否则你们也不用惦记燕明空了。

        话说回来,她现在人在何方?你上次不是说,她很快就会回神州浩土吗?

        我正好现在比较忙,走不开,她肯自己回来乖乖让我清理门户,那真是再好不过!

        那血河?臀叛,略有些尴尬。

        不过他很快释然,现在能否找到燕明空,对他个人来说已经不是那么迫切了。

        “你无需心急,该出现的时候自然就出现了!毖咏?涂醋懦侣逖舸鸬溃骸盎蛐砟隳鞘备猛诽鬯鱿值牟皇鞘焙蛄!

        陈洛阳哂然一笑,对此说法似乎都懒得回应。

        他直接转身,返回洛阳城的宫殿中。

        血河?湍克统侣逖衾肟,在陈洛阳背影消失良久后,血河才卷起他,重新向东海飞去,直接返回红尘界。

        陈洛阳则一路返回自己的静室,坐在其中,心中沉思。

        这个血河?,是卖了个好给他。

        方才双方交谈,对方言辞间提及幽冥十二剑,暗示了一件事情。

        血河一脉中,有其他人,也可能对他和神州浩土不利。

        天河一脉,除了;侍胀ν侥潜吒派窠痰囊恍┒髟雇,针对自己这边,是因为幽冥十二剑。

        他们要剿灭这门戾气深重,可能让人失控沦为杀人狂的剑术传承。

        而血河中的部分人,则正好相反。

        他们盯上幽冥十二剑,是他们本身想要得到这门剑术。

        之前找燕明空,找解星芒,现在找他陈洛阳,都是相同的原因。

        陈洛阳坐在静室中沉思。

        半晌后,他手掌一翻,掌心中多出一把青铜锈剑。

        青铜短剑表面锈迹斑斑。

        随着陈洛阳心念动处,这青铜锈剑表面浮现光辉,凝结成众多的符箓灵纹。

        陈洛阳静静看着短剑,双目中暗金色的光辉不变。

        但他手掌上,忽然有冰蓝光芒浮动,一闪而过。

        然后,就见那青铜短剑表面的锈迹,开始快速脱落。

        很快,青铜短;廊灰恍,再无半点锈迹。

        剑刃上,浮现更多光辉符文,密密麻麻覆盖,仿佛一层又一层轻纱笼罩其上,共同组成一幅剑鞘。

        陈洛阳见状,眉头微微蹙起,然后很快又舒展开来。

        轻轻一挥手,剑刃上的光芒便全部散去。

        虽然光辉黯淡,不过剑身表面没有锈迹后,整柄青铜短?雌鹄慈匀环婷⒈下,寒气森森。

        陈洛阳将短剑收好,重新陷入沉思。

        之前同燕明空有关武道意境的交流,让他对这门凶厉的剑术有了更深入的理解,从而让短剑生出新一轮蜕变。

        幽、冥、灭、绝,自己这青铜短剑的剑意,更像是“灭”,与燕明空领悟的剑术有所不同。

        但十二式剑意同出一源,互通有无,还是让陈洛阳感觉受益匪浅。

        又思索片刻后,他心神从和门剑道上转移开来,重新放回自己的神武魔拳,放回到那只盛装宝物的锦盒上。

        他打开锦盒,两极元磁天晶再现。

        强烈的磁力顿时再次开始影响四周。

        陈洛阳这次没有合上锦盒,而是以自身力量压制两极元磁天晶的灵力。

        同时,他端了一个略有些古怪的拳架子。

        一边从两极元磁天晶中汲取灵力,一边则凝神于自身拳法。

        他的身体表面开始浮现一重淡淡的金属光泽,并随着时间的推移,光泽越来越浓郁。

        陈洛阳专心致志。

        他身上的金属光泽在浓烈到极致后,又重新开始转淡。

        然后再重新变得浓烈起来,如此循环往复多次。

        到了最后,金属光泽开始消退,不复出现。

        他身上反而开始浮现一层玉色。

        仿佛整个人都变成一块两极元磁天晶,其身上也像两极元磁天晶一样,开始传出强烈的磁力。

        他不在压制那块天晶的神妙灵力。

        相较于这宝贝来说,他本人现在对周围的恶劣影响,甚至已经超过这块天晶。

        陈洛阳开始转为用这块两极元磁天晶的灵力反过来与自身力量展开对抗。

        就像是在打磨一样,不断锤炼自身。

        渐渐地,双方力量开始达到平衡,然后在这个平衡的过程中,两极元磁天晶的灵力最终彻底耗尽。

        而陈洛阳本人身上神妙的磁力,也同步消失,如同再不存在。

        但只要陈洛阳一动念间,这神妙力量便立马重新再现。

        他徐徐向前伸出一只手,五指握成拳。

        一股力量独到的拳意,从中呈现。

        陈洛阳满意的点点头,静下心来继续琢磨钻研。

        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陈洛阳这一式拳法的意境,越来越凝练,气息越来越凶悍。

        到得最后,一尊闪动淡金光泽,仿佛金属雕像一般的高大神祇,出现在他面前,逐渐从虚变实。

        只见这尊神祇生的人面、虎爪、白毛,左耳有蛇,乘两龙。

        正是蓐收!

        上古传说中的秋神,金神以及西方之神。

        随着陈洛阳本人双目中精光一闪,这尊神祇的双目中亦有光芒闪动,神威凛然。

        仿佛真正的秋神与金神蓐收降临这人世。

        陈洛阳徐徐吐出一口气,收回自己的拳头,散去拳意,蓐收相也随之消失。

        他看了看自己的手掌,五指合拢,然后张开,接着再合拢。

        …………

        红尘中,道门第一圣地,自然是青牛山。

        青牛山之下,则首推太乙、赤城、昆吾三派。

        这一日,有人造访太乙山。

        进门第一句话便是:“道兄可真会藏拙,红尘下一方天地里也传下道统,此前却不曾告诉我知!

        八月飞鹰说

        PS:第六更!感谢魔皇“桐棠”盟的加更1/4,感谢所有朋友。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

    福彩18选7客户端下载_天津快乐十分客户端下载-双色球怎么玩 芬兰发现稀有冰蛋| 红谷滩凶犯获死刑| 残疾按摩师反杀案| 蔡徐坤素颜| 俄向叙增派武器| 摩托罗拉发布手机| papi酱怀孕| 李佳琦直播再翻车| 马云再谈悔创阿里| 芬兰发现稀有冰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