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文卷 第210章 被吓到的严博士(求订阅)

        “最强箭法?

        “可惜,弓家一直什么都没有!”

        弓菱一愣。

        随后,她有些黯然的苦笑。

        其实自从去了战国军校,弓菱脑海里就一直有个疑问。

        他知道太爷爷是弓玉震,在100多年前,是神州的首席箭神。

        别说神州,哪怕是放眼全球,当时也找不出比太爷爷箭术强大的弓箭手。

        可弓家后来为什么那么弱?

        爷爷只是个郁郁不得志的五品,很早就已经退休,如今在家里养老多年,每天清早去公园练练太极拳,傍晚跳跳广场舞,甚至还和老阿姨闹绯闻,被人家的儿女上门来找麻烦。

        爸爸就更别说了。

        他虽然A武毕业,但在武大属于学渣一类,如果不是爸爸经商天赋强,现在的弓家要更加落寞。

        几个叔叔也志不在武道。

        听房历言说明后,弓菱才明白,原来是太爷爷有小心思,他不想让弓家后人继续在战场厮杀。

        过了一会,弓菱苦笑一声。

        她也能理解那个没有见过面的太爷爷。

        太爷爷死的时候,整个世界依旧是战火纷飞。

        每一次上战场,都会有无数人牺牲,多少家族更是直接被灭族。

        如果生在那个战乱时代,弓菱也不愿意让自己的孩子继续去送死。

        这算不上自私。

        趋害避利,这是人的本能。

        你修炼了弓家的箭术,就一定会被军方派遣战场。

        强如太爷爷这种首席箭神,也依旧被异族斩断了双臂,九死一生才回来。

        他毕竟只是个武者,根本就看不到神州后来的成就。

        他只想让弓家后人安稳生活,却没有想到,爷爷其实有一颗渴望变强大的心。

        所以,爷爷一直恨太爷爷。

        但老爸就不同。

        他本身没有雄图壮志,他应该最能理解太爷爷的想法,甚至是感谢太爷爷。

        如果箭术还在弓家,老爸绝对不会过的这么舒服。

        当然,也有很大的几率,自己和老爸,都不可能出生。

        那时候爷爷活的久,可能是因为弱。

        他如果也战死在沙场,老爸都可能不会出生。

        “你们弓家的箭法,就在师傅他老人家的墓冢,你要去看看吗?”

        “咳、咳……咳……”

        突然,房历言说道。

        同时,他开始剧烈的咳嗽。

        “前辈,您没事吧!

        弓菱连忙帮着拍拍背,这个老校长很虚弱,他以前可能很强,但现在风烛残年,看上去随时可能死去。

        “没事,老毛病了,任何一个武者从战场退休,都不会舒服……咳、咳……”

        房历言脸色蜡黄,但还是勉强朝着弓菱笑了笑。

        稀里哗啦。

        这时候,突然进来几个江元国的医务人员。

        “校长,您该回去输液了!

        一个医务人员气喘吁吁。

        “没事,给我点药,我还有点事情要办!

        房历言摆摆手。

        “校长,您……”

        医务人员一脸焦急。

        “前辈,您要不先输液吧,有什么事情,事后再说!

        弓菱也连忙劝道。

        “我的身体我知道,这是暗伤,吃点药就可以!

        房历言固执的摆摆手,医务人员也没办法,只能从药箱里拿出药。

        “你们回去吧,短时间内我死不了。

        “其实我这把老骨头已经没什么用了,死了也无所谓!

        房历言又朝着医务人员说道。

        “老校长,如果有什么不舒服,立刻呼叫我们!

        见房历言有事情,医护人员也就直接离开。

        “走吧。

        “既然是弓家后人,不管能不能拿走首席玄弓,都应该上柱香!

        房历言对弓菱说道。

        “墓冢在什么地方?”

        弓菱问道。

        给太爷爷上香,这是一个晚辈应该的。

        如果有可能的情况下,他觉得应该带爸爸他们也上香。

        至于爷爷……他可能和太爷爷还有隔阂,但他最疼爱自己,应该也有办法劝一劝。

        “墓冢在江武校外,我在江元国公墓外,专门给师傅搭建了一个独立墓冢。

        “他老人家至死,也认为自己是神州的流民,所以不愿进入江元国公墓,可他又觉得自己没脸葬在神州土地。

        “就这样,我找了一块荒地,勉强给师傅下葬!

        房历言沉沉的叹了口气。

        弓菱也不知道该如何评价长辈。

        太爷爷从神州逃走的时候,太爷爷的父亲还活着。

        他可能真的不敢回去吧。

        弓菱能做的,就只是缅怀一下,她没有资格去批评或者判断长辈的行为。

        “放心吧,墓冢很安全,你不会有什么危险。

        “更何况,你还是神州交流团的学生,暗中一定有人在守护着你,哪怕异族杀进来你都可以逃走!

        房历言又安慰道。

        他怕弓菱对自己有戒心。

        但刚才听弓菱自我介绍,说她是神州交流团的成员,这也就该放心了。

        如今的神州,真的很强大。

        “前辈您多虑了!”

        弓菱连忙笑了笑。

        自己皱眉思考的时候,可能被房历言误会了。

        其实,看到房历言的射手体貌后,她已经没有那么警惕。

        射手的心,一定要干净。

        只有这样,射手的手,才可以和箭配合到极致。

        房历言不可能会暗害自己。

        况且,他也没必要,自己虽然是弓家后人,但一个稀松平常的二品,还不值得一个江元国皇族动手。

        搀扶着房历言,弓菱走出江武大门。

        陵园并不远,没一会就到了。

        果然。

        房历言很有心。

        他替太爷爷专门建造了一座独立墓冢,虽然并不算大,但很幽静。

        吱呀。

        弓菱扶着房历言,打开墓冢的门。

        里面有些尘土,但并不算厚,应该是房历言经常来打扫。

        进门后,房历言直接跪下,磕头。

        弓菱看了一眼。

        果然,灵位上写着:恩师弓玉震之墓。

        墓碑下,是一些关于太爷爷的生平介绍。

        里面有首席箭神的介绍。

        还有太爷爷的一些事迹。

        弓菱也跪下,很虔诚的磕头祭祖。

        二人进行了一些礼节之后,房历言领着弓菱,走到墓冢的里屋。

        嗡!

        走到里面,并没有棺材。

        唯一的物品,就是一张弓。

        足有一人之高的一张弓。

        通体深紫,弓体上雕刻着繁复的图案,看上去气势逼人。

        弓菱大脑一震,呼吸顿时有些凝固。

        她能感觉到一股扑面而来的压迫,就如一条翱翔天地的紫龙,在审视着自己,这种感觉很古怪,但却又那么清晰。

        而且这长弓上弥漫着很浓的煞气,这是用鲜血才能喂出来的凶煞之气。

        这张弓,一定造过很重的杀孽。

        “你知道神州的无极玄弓吗?”

        房历言问。

        他眼珠注视着紫弓,浑身都在颤抖。

        “知道,那是太爷爷的兵器,是神州名气最大的神弓,可惜最后失踪了!

        弓菱想了想说道。

        但她并没有和眼前的紫弓联想在一起。

        在神州,有很多关于无极玄弓的记载,并且所有记载都写的很清楚。

        通体漆黑!

        那是最显著的特征。

        “你眼前的这张弓,就是师傅当年使用的无极玄弓。

        “可惜,当年师傅被异族暗算,神弓也受到了腐蚀,再也无法射出神箭。

        “但那一战,师傅也拿到了不少异族宝物。

        “那些紫色花纹,就是师傅利用异族的药液,将无极玄弓浸泡炼化了九年的结果。

        “以前的无极玄弓,已经随着师傅双臂被砍,彻底消失于天地间。

        “这张弓,现在叫首席玄弓。

        “只有首席箭神,才有资格触碰这张弓!

        房历言走到首席玄弓面前,语言低沉的说道。

        他手掌轻轻放在首席玄弓十厘米外的地方,他似乎是在轻抚神弓,但又不敢真正触摸上去。

        “原来是这样!

        弓菱咽了口唾沫。

        无极玄弓,经过了太爷爷重新炼化,竟然成了全新的首席玄弓。

        果然。

        仅仅是这压力,就让自己呼吸紊乱。

        不愧是太爷爷的瑰宝。

        “弓菱,你在战国军校上学,应该听说过绝世战法吧!

        房历言又问道。

        “嗯!

        弓菱点点头。

        如果连绝世战法都不知道,那自己也就可以一头撞死了。

        廖平摘眼镜的封印术,就是他无意中得到的绝世战法。

        “你太爷爷当年所施展的【玄弓九式】,就是绝世战法。

        “原本绝世战法无法传承,但师傅手段通天,硬生生创造了一部传承秘术,但只能是你们弓家血脉才可以修炼成功,我虽然是师傅的徒弟,但我没有资格修炼。

        “而玄弓九式的战法要领,就在这首席玄弓里面!

        房历言转头,很郑重的看着弓菱。

        闻言,弓菱眉头紧皱。

        玄弓九式!

        绝世战法?

        他知道太爷爷很强,但毕竟是100多年前的人物,大部分的书籍里,也并没有关于玄弓九式的介绍。

        在弓家,爷爷更是没有提起过。

        但再想想,其实也正常。

        也得到神州首席箭神名号的神射手,拥有绝世战法,又再正常不过。

        “前辈,您把我带到这里,除了祭拜太爷爷,难道……是要让我领悟这玄弓九式?”

        弓菱突然问道。

        如果仅仅是祭拜,房历言没必要将自己领到首席玄弓面前。

        “对。

        “虽然师傅临终前没有说明,但我觉得,这首席玄弓,应该还给弓家。

        “但可惜,师傅临终前,已经将自己的尸骸与心血,全部融合成了这首席玄弓的烙印,如果这玄弓被强行拿走,很快都会化成飞灰。

        “首席玄弓会被摧毁,玄弓九式的战法烙印,也会消失在天地间。

        “而因为师傅血脉的原因,只有你们弓家的人,可以手握玄弓,去感悟玄弓九式,其他人根本没有触碰的资格,什么都感应不到!

        房历言又道。

        闻言,弓菱手掌颤抖,她已经被震撼到了。

        谁能想到,在弓家,竟然还没有这么一段历史。

        “正因为这样,所以首席玄弓一直放置在这里,我想亲手送回神州,送回弓家,但我做不到,这神弓有机关,拿起来就会被摧毁。

        “其实你爷爷,在几十年前来过一次,但可惜……他失败了。

        “哪怕是弓家后代,也只有一次感悟的机会。

        “玄弓九式,一共有九招箭法,只有一次将前三箭彻底领悟,才可以拿走首席玄弓。

        “而且由于师傅死前的烙印,这首席玄弓从后将只属于一个人,其他人根本不可能拉开。

        “但弓家的人要注意,你们只要一次机会!

        房历言又交代道。

        “我爷爷来过?”

        弓菱更加诧异。

        “对,他来过。

        “师傅死后,我就将这里的事情告诉的神州军部,但神州表示尊重师傅的选择。

        “九品宗师可以强行拿走首席玄弓,但没有任何意义,反而还会损坏玄弓,最终就一直在这里留着!

        房历言点点头。

        “我不行。

        “我只是个二品武者,实力远远不够!

        弓菱摇摇头。

        再过几年吧,起码现在的自己,不敢去冒险,也不敢浪费那唯一我的机会。

        如果自己也失败了,那就只能等自己的孩子了。

        爷爷还有几个孩子,自己的堂兄堂弟,各个都没有武道的进取心,他们在B武都是混日子。

        叔伯也都愿意做生意。

        弓家这一代,真的就只有自己一人执着于弓箭术。

        所以,自己才是爷爷最疼爱的孙女。

        其实这样算下来,太爷爷的想法是对的。

        起码,弓家现在很太平。

        “领悟,和真正实战,是截然不同的两码事。

        “如果你真的有那份悟性,其实三品就足够了。假如三品领悟不到,你六品也同样没希望!

        房历言说道。

        “可惜……我却连三品都不到!

        弓菱苦笑。

        她又想到了苏越他们。

        苏越是妖孽,他不提也罢。

        但和王路峰或者廖平比起来,自己也特别差劲。

        自己连骨象都没有洗,但却是最弱的一个。

        或许,明年再修炼一年,可能会有一点希望吧。

        “你现在二品,其实三天时间,你可以突破到三品!

        房历言突然说道。

        闻言,弓菱猛地抬头,满脸不可思议。

        自己距离三品,还差100多卡气血。

        三天时间,这简直就是开玩笑。

        “应该知道爬格草吧。

        “你根基其实不错,只要服用爬格草,每天增加50多卡气血不难!

        房历言说道。

        “不行。

        “我不能急功近利!

        弓菱下意识摇摇头。

        她虽然修炼的速度慢一点,但自己毕竟才18岁。

        再过几十年,自己完全有可能突破到五品,哪怕没有宗师的希望,但自己也要走到五品。

        万一爷爷仙逝。

        弓家不可以没有强者坐镇。

        在各大军团,可能五品武者很多,但在各个城市,五品武者,足够守护一个家族的安全。

        自己绝对不可能牺牲资质,去拔苗助长。

        “不行,我不会吃爬格草!

        弓菱又坚定的摇摇头。

        领悟玄弓九式,有的是时间。

        大不了,明年再来。

        她从来都不是急功近利的人。

        “你放心,师傅对我恩重如山,他老人家救了我好几次的命,也暗中救了江元国好几次。

        “我这辈子虽然谈不上是什么大善人,但我再狼心狗肺,也不可能去残害弓家后人,否则我死后,也无颜面对师傅。

        “我是江元国国王的亲叔叔,我有权从国库里拿到隐骨丹。

        “你吃下爬格草,再服用隐骨丹,就可以去灵池洗涤骨象。

        “在江元国,皇家所有人,都是靠着隐骨丹和灵池,才可以突破到宗师。

        “如果你不放心,可以去找房晶淼打听,或者问问战国军校的导师们。

        “经过灵池洗涤,你的骨象也会达到黄金骨象的程度,我江元国历代国王,也都是九品。

        “神州的突破方式固然岁稳妥,但如江元国这种小国家,也有自己的一套生存方式!

        房历言又解释道。

        他能看得出来,弓菱内心有些不相信自己。

        这也正常。

        今天自己和她第一次见面,突然让别人自毁根基,是个有脑子的人都不会相信自己。

        但好在自己是江元国的王爷,还有些权限。

        “前辈,为什么这么急呢?

        “我明年还可以再来!

        思考了一会,弓菱其实已经信了房历言的话。

        自己只是个二品武者,他没必要残害自己。

        而且自己背靠着神州战国军校,江元国其实也不敢暗害自己。

        但她还是想不通。

        房历言有些太急躁了。

        “一年?

        “真的抱歉,我可能……我的伤势太严重,再加上年纪也大了,活不到一年以后。

        “我之所以这么着急,也有三点考虑。

        “第一,是我自己自私,我想在有生之年,看到师傅的首席玄弓被拿起来,哪怕……是有人尝试一下。

        “第二,我现在活着,这陵园我说了算,但如果我死了,墓冢难免会遭遇歹人暗算,我不愿意这神弓被人玷污。

        “第三,就是异族。

        “不瞒你说,异族好几次都想取走这首席玄弓,我活着,江元国可能为了我的命,还会守护墓冢,但我死了,哪怕没有歹人,这墓冢也八成留存不了多少年!

        房历言实话实话。

        弓玉震是自己的师傅,可对江元国其他皇族来说,没有太深的羁绊。

        “那假如……我也失败呢?”

        弓菱又问道。

        “我已经写了一封遗书。

        “在我死后,遗书会到神州军部,到时候,魏远军团的强者,会来强行拿走首席玄弓。

        “或许,神州有可能将神弓留存下来,但百分之99的几率,首席玄弓会彻底被摧毁。

        “没办法,异族太强大,特别是阳向族的神长老,他们懂得各种神秘莫测的能力,很可能会将玄弓的封印解开,我不能冒这种险。

        “宁愿摧毁,也不可以让异族抢走!

        房历言一脸心痛。

        但他言语还是颇为坚定。

        这也是师傅临死前的遗命。

        其实,房历言对弓菱,也并没有抱太大的希望,不过就是临死前的挣扎罢了。

        弓菱似乎修炼过箭术。

        她又是弓家后人。

        无论如何,自己都应该不惜一切代价的帮她一把。

        这也算是报恩。

        “前辈,我考虑一下!

        弓菱很难下决定,她只能先考虑考虑。

        “嗯,可以。

        “如果你质疑隐骨丹的真实性,我可以通过魏远军团的手,转交给你。

        “你也可以找战国军校的导师,咨询一下隐骨丹的效果。

        “我不会强迫你,但还是希望你能拿起这张弓。

        “我不想让师傅的心血,化为虚无!

        房历言握着弓菱的胳膊,语重心长。

        “前辈放心,明天早晨,我给你答复!

        弓菱狠狠点点头。

        她能看得出来,房历言是真心实意。

        可事关重大,她真的需要找导师商量一下。

        ……

        苏越还在宿舍研究。

        地面的纸团,又多了一层。

        包大昌虽然好奇,但没有经过苏越允许,他也没有擅自去别人宿舍窥探。

        但眼看着服务员一摞又一摞的稿纸被送进房间,包大昌还是有些诧异。

        苏越这小子,到底在研究什么呢?

        写情书?

        稿纸代替卫生纸,掩人耳目?

        这确实是青少年干的事情,但苏越需要的量,这也太多了。

        不要有命了?

        包大昌满脑子龌龊。

        可惜,他想破脑袋,都想不到战法的层面。

        房间里,苏越一刻不休息,一直在疯狂研究。

        还好,他并不是没有一点收获。

        变压器战法的雏形,已经出来,但目前还是千疮百孔的状态,如果敢贸然修炼,很容易出现走火入魔的下场,轻则重伤,重则死亡,这不是开玩笑的事情。

        嗡嗡……嗡嗡……

        突然,手机响了。

        苏越猛地抬起头,布满血丝的瞳孔狠狠一缩。

        随后,他一把扔了笔,连忙拿起手机。

        果然,是严东颜。

        通过专属内线打过来的电话,有保密性,而且电话可以显示出所属人。

        王野拓的工作效率,果然很快。

        “喂,是苏越同学吗?我是严东颜!

        接通电话,严东颜有些没好气的说道。

        王野拓是在开什么玩笑?

        神州科研院项目一堆,自己是战法科科长,恨不得修炼个分身术去研究。

        这个时候,你王野拓搞什么乱。

        让我和一个武大新生……去研究学术?

        你逗我呢?

        也幸亏是苏越的要求,如果是其他武大的学生,别说大一新生,就是大四的毕业生,严东颜都没空理会。

        开什么玩笑,我的时间这么不值钱吗?

        我连贪玩蓝月都没时间玩。

        但苏越不一样。

        他给科研院弄回来50车源矿,还有源像石,这都是很珍贵的东西。

        对了,还有青武翻译回来的不少辈树皮,也是苏越的手笔。

        这个面子不得不给。

        更何况,还有苏青封的一层关系。

        在苏青封当提督以前,科研院有很多科研材料,也是苏青封扛回来的。

        这父子两,科研院绝对不可以不重视。

        “严博士您好,我是苏越。

        “我不浪费您的时间,就长话短说了!

        电话里,苏越的语气似乎有些兴奋。

        严东颜原本随便敷衍几句就算了,一个武大学生,能有什么问题。

        你应该去找你的导师去咨询。

        实在不行,还有你们的校长,我是科研院科长,又不是武大老师。

        然而。

        接下来苏越的嘴,简直和机关枪一样,开始喋喋不休的咨询着问题。

        ……

        “严博士,您记得您在八年前,协助江元国,研究过一个屠宗师链的战阵吗?

        “严博士,我无意中拿到了江元国的研究成果,但咱们神州的武者,和江元国性质不一样,我想创造最适合我的核心战法。

        “我第一步,想研究出变压器的战法,可却遇到当下几个问题。

        “第一,气环旋转速度,与烙印之间有逆差……

        “第二,关于逆差,我想了几个办法,但全部都失败了……

        “第三,还有战阵的联通,我有几个问题解决不了……

        “第四……

        “第五……

        “第六……

        “第七……

        ……

        苏越和疯了一样,毫不留情的扔出去七个问题。

        这是对他困扰最大的问题。

        其实还有上百个小问题,他一口气说不完。

        先解决一部分。

        电话对面,严东颜刚开始是轻蔑的心态。

        他记起了屠宗师链。

        那是很久之前的失败实验,但没想到,江元国竟然还在研究。

        薛屏海是疯了吗?

        那根本就是个不可能的任务。

        然而。

        当苏越开始提问题的时候,严东颜终于开始正色。

        没错。

        苏越问的问题,很专业。

        甚至毫不谦虚的说,科研院战法科一些新进来的研究人员,都没有苏越的造诣高。

        苏越之所以能问出这些本源问题,也可以代表一件事……他可以读懂战法的本源公式,也已经攻克了很多的难点。

        因为攻克,才会有难点,才会有疑问。

        苏越问到第三个问题的时候,严东颜已经不敢大意。

        他连忙打开电脑,将手机夹在脖子上,开始噼里啪啦的录入。

        苏越的问题很有代表性,也很偏门,哪怕是严东颜,也需要将问题记录下来,然后再慢慢解决。

        靠脑子,七个问题不可能记得住。

        当然,记录的过程中,严东颜对苏越的认识,也可谓是天翻地覆。

        这家伙到底文科班学生,还是武大学生。

        在一些文科大学,科研院会提供一些丹药,将学生们培养成气血武者,最终招聘到科研部门来进行一些研究。

        科研院就是为了神州武者而工作。

        武者修炼战法,只需要修炼的方式就可以,最深处的复杂公式和推演,他们完全没必要知道。

        就像是玩手机。

        你只需要会打开APP就可以,普通人根本用不着懂得各种代码。

        可诡异的是,苏越就是在和严东颜探讨源代码的事情。

        更诡异的是,这还是最难的那一类。

        没错。

        屠宗师链的难度,说到底其实和绝世战法相当了。

        而且,这还是在创造。

        严东颜已经被苏越吓的够呛。

        现在的年轻人,都这么可怕吗?

        ……

        求月票,求推荐票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

    福彩18选7客户端下载_天津快乐十分客户端下载-双色球怎么玩 豫章书院教官涉案| 安东尼加盟开拓者| 中国联通被约谈| 阿里启动香港上市| 皎月女神重做| 清华神仙打架大会| 烈火英雄抄袭被诉| 小唐尼回归钢铁侠| 孙杨听证会开庭| 自如现针孔摄像头|